山东艺术学院学生好约吗

来源:药都在线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1-05

山东艺术学院学生好约吗剧情介绍

《经济学人》智库最近发表2020年全球民主指数,香港排名较前一年急跌12位至第87位,只是比威权政治高一级。报告批评国安法损害香港政治自由及司法独立。
民主党主席罗健熙表示,指数并未反映香港最新情况,国安法阴霾下民主派面对前所未有的艰难形势,不过,民主党仍然有至少15名党员愿意参选今年9月的立法会选举。
警方1-06国安法大搜捕53名民主派人士,星期三继续获准保释,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区诺轩表明,不会选择流亡,寄语民主派思考如何重整。
香港警方国安处今年1月6日清晨,突然动员超过1千名警力进行大搜捕,拘捕最少53名与去年民主派35+初选有关的人士,包括香港大学法律系前副教授戴耀廷、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区诺轩,以及多名抗争派区议员,指控他们涉嫌颠覆中国国家政权,是国安法实施超过半年来最大规模的一次拘捕行动。
区诺轩: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感荒谬
被捕的民主派人士星期三(2月10日)到警署报到,继续获准保释,暂时未有人被正式起诉。
区诺轩上星期一(2月1日)接受民主党前主席刘慧卿网台节目访问表示,去年11月他到日本东京大学攻读公共行政博士学位,今年1月6日返回香港准备完成一宗案件的社服令,他表示,在香港国际机场办理入境手续时,有留意有没有可疑人物在场监视,当时未有发现,警方后来在他接受隔离检疫的酒店拍门将他拘捕。区诺轩坦言有心理准备返回香港可能会被捕,但是警方指控他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他当时感到十分荒谬,他重申协调民主派初选目的,是处理民主派内部矛盾,与挑战政权无关。
区诺轩说:“我觉得从政这么久,我不是说不对自己所有的言论负责,但是作为一个负责任的人,我真的从来没有半点是说我颠覆国家政权,有点像你是不是做戏呢﹖玩吗﹖因为真的很荒谬,你说我颠覆国家政权,我哪里颠覆你国家政权呢﹖”
区诺轩表示,1-06国安法大搜捕之前,他已经有多宗案件在身,但是他表明不会选择流亡,他仍然愿意为香港贡献自己的力量,亦有入狱的心理准备。
区诺轩说:“流亡是一些人的选择,但至少不会是我的选择,因为我相信我如果能够在香港贡献到自己的话,我都希望为香港贡献,而当你说你走了这样你就等如同这里切断了,就像练乙铮之前写一篇文章,他说通常流亡了的人都不知道过不过得了一代,即是香港当然我回来都会有些苦,我亦都不知道政权会怎样对待我,可能坐(牢)10年,即是我不敢这样说,问题是我还走得去哪里呢﹖”
谈及民主派及市民如何继续走民主路,区诺轩表示,要有心理准备未来几年不断会有打压及清洗,他认为目前最重要是保存好自己,审时度势,在高压的社会环境下不必凡事走出来对抗。
寄语民主派思考如何重整
区诺轩又表示,就算建制派人士都认同香港不能够没有反对派,寄语民主派思考如何重整,在绝望中心存希望,相信如果将来仍然有选举,民主派会有人出来参选代表市民发声。
区诺轩说:“香港是一个多元社会,大家都相信一定程度的自由空间,去给不同的声音走入议政体系是很重要的,未来你就算那些公职都没有了,但是我想这些问题会浮现,即是你一个社会太过一元,你是没办法做到一个管治的,究竟就算我们有公职也好、没公职也好,民主派未来是要有一个什么纲领去应对,或者甚至是应该要同对面讲,香港应该是没理由好像你现在这个版本,我想大家要重整一下大家那个态势,即是你令到大家那条路就算多绝望都好,起码我们如果有心人去做的时候,都有个谱去行(那)条路。”
预期国安法下香港或进入双输局面
区诺轩回应美国之音提问表示,国安法之下的香港已经不是用制度维护人权的年代,中国大陆的政治已经引入香港,会将法律条文写到无限大,北京如果要利用国安法做政治打压,引入人治的方式管治香港,他预期未来几年香港会进入一个双输的局面。
区诺轩说:“现在已经立了一条无限权力的法,然后香港的人为了领功,他们就做到最尽了,即是民主派初选,能抓那个就抓吧,或者将来又不知道那宗案件,例如DQ(取消)区议员,希望我不要乌鸦口,有什么做到最尽我就可以领功,因为我最有效能,但是两种思维底下,现在出现到香港一个最恶劣的政治现局。”
罗健熙:民主指数未反映香港最新情况
《经济学人》智库2月初发表2020年全球民主指数,香港在167国家及地区中,民主程度排第87位,较前一年急跌12位,由有瑕疵民主降格至混合政体,只是比威权政治高一级。报告批评国安法损害香港政治自由及司法独立,北京已容不下主张自治的政党。
民主党主席罗健熙星期二(2月9日)出席该党前主席刘慧卿网台节目,回应美国之音提问表示,指数并未反映香港最新情况,包括律政司表明第一宗国安法的案件,法庭正式开审时将不设陪审团,加上壹传媒集团创办人黎智英保释上诉案,被终审法院裁定需要继续还柙,他认为这些情况都会令国际社会对香港的民主法治更失去信心。
罗健熙说:“即是我们每一天香港是不断向下沉底的,我们如果用民主自由这些去做我们的指标的话,我相信那个指数其实未反映、即是现在80几位都未反映到真实的情况,当然最近可能缅甸都跌下去,但是我觉得整体而言其实国际社会对于香港的民主自由,其实他们是关注,关注的原因其实当然可能有些是价值观的原因,另外有些是经济上的原因,它们觉得香港是一个很稳妥的地方,有好的法制让它们去留住业务。”
罗健熙表示,除了《经济学人》的2020年全球民主指数,《金融时报》最近都有一篇报道表示,某些国际大集团都已经不再用香港作为调解中心,以及法例基础。
罗健熙说:“不再用香港处理它们那些合约纠纷,你问问(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她(上任)一开始的时候打算(香港)做调解中心的,找她做司长的时间,她是调解不知什么专家,这个情况其实就是证明了其他国家的人,其实对于香港这个制度是失去了信心。”
民主党路线不因大搜捕而改变
罗健熙表示,港区国安法阴霾下,加上民主派自1997年主权移交后首次临时立法会之后,去年底民主派总辞再次出现立法会没有民主派议员的局面,他坦言政治形势前所未有的艰难,不过,他认为从政者在此时刻更应承担责任,为香港守护民主和自由。
罗健熙又表示,民主党有7名成员在1-06大搜捕被拘捕,包括6名前立法会议员及一名区议员,暂时没有任何区议员在大搜捕后退党,如果今年9月如期举行立法会选举,他透露至少有15名党员包括他自己愿意参选。
罗健熙强调,去年民主派举办35+初选并没有错,民主党的路线不会因为初选大搜捕而改变现行的路线。
罗健熙说:“我们不觉得这件事情本身是错的,我们会继续做,你说还有没有人敢去再搞初选,或者还有没有需要去搞初选,是另一个问题来的,但是我觉得现在即使它抓了或者它要拘押都好,我觉得对民主党的路线上是不会有什么影响的,我们仍然是坚持我们走的路,我们讲我们要讲的说话。”
梁晃维指香港倒退到以言入罪
警方1-06国安法大搜捕被捕人之一、中西区区议员梁晃维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经济学人》智库最新的民主指数,反映香港的现实,尤其过去一两年香港的人权自由急速倒退,国安法之下甚至退步到以言入罪,情况与中国无异。
梁晃维说:“而且你现在更加见到有一个趋势,就是迈向以言入罪,即是包括黎智英又或者刚刚被控告的(网台节目主持)杰斯也好,即是他们纯粹都是因为一些言论,没有一些实际的行动或者行为,都已经是需要成为国安法的被告,这样的时候其实即是香港今日这样的情况,其实已经同中国无异,就是大家都随时会因为讲了一些政权唔啱听(不喜欢)的说话,而面对一个非常之沉重的法律后果。”
梁晃维表示,从政的时候已经有心理准备可能会入狱,他认为香港人在目前的政治环境下,应该将抗争融入日常生活,他相信面对压迫日后会有更多更出色的年轻人愿意出来,带领香港人继续走民主路。

详情

山东艺术学院学生好约吗 Copyright © 2020

罗湖水会客服微信大全 厦门集美喝茶会所 女老板招驾驶员c1 纳雍小河边旅社 萝岗万达c4栋小妹怎么找
南宁大沙田120的爱情 潜山哪里可以找到学生 普定快餐400元3个小时 如家酒店mp3 哪里可以找到结伴去旅游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