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德圣地国际水会服务吗

来源:赤峰广播电视网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1-05

常德圣地国际水会服务吗剧情介绍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又名武漢肺炎疫情,在中國的大爆發,乃至釀成全球性災難,被人們認為是由中共當局的信息封鎖和誤導性宣傳造成的。在世界各主要經濟體當中,中共當局應對疫情的經濟措施“別具一格”。一些批評者說,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援助外國十分大方,甚至為此獲得“大撒幣”的名聲,但在援助遭受疫情災害的中國民眾方面卻十分吝嗇。中共緣何不能向中國民眾發放他們急需的直接救濟?各方對這一問題提出了不同的說法。
一些評論家和觀察家指出,中共沒有向中國民眾發放急需的直接援助之所以在中國國內和國際間受到引人注目,一個重要的原因是習近平本人以及他掌控的中共宣傳機關自他2012年上台以來反復大力宣傳說他最牽掛的“是困難群眾,他們吃得怎麼樣、住得怎麼樣”。然而,在千百萬乃至上億中國困難群眾吃住成問題之際,他卻好似並不牽掛或關心他們的困難。
與此同時,在千百萬,乃至上億中國人因疫情而陷入困境之際,中國政府卻對外國和外國人卻顯示出關懷備至,體貼有加,熱心援助。
在用國際間最常用的互聯網搜索引擎谷歌搜索中文關鍵詞“英國,疫情,援助”,人們可以看到排列在最前頭的搜索結果包括:
——英國經濟:財政大臣將推出更多金融援助措施,支持受疫情衝擊企業
——《疫情簡訊》英國向受封鎖措施打擊的企業追加46億英鎊援助
用谷歌搜索中文關鍵詞“德國,疫情,援助”,人們可以看到排列在最前頭的搜索結果包括:
——德國聯邦政府對抗新冠疫情援助措施
——被指援助計劃申請門檻過高,德國準備延長並擴大經濟刺激
用谷歌搜索中文關鍵詞“日本,疫情,援助”,人們可以看到排列在最前頭的搜索結果包括:
——日本新冠疫情援助金僅發放給優等生
——(中國)外交部就中方是否準備對日本疫情的情況提供支持或援助等答問
---—日本疫情告急,中國援助已安排!
用谷歌搜索中文關鍵詞“中國,疫情,援助”,人們可以看到排列在最前頭的搜索結果包括:
——外交部:中國政府已經或正在向127個國家和4個國際組織提供物資援助
谷歌搜索結果這種數據清楚地顯示,跟英國,德國、日本等主要經濟體相比,在疫情援助方面習近平所統御的中國國政府的突出表現是熱心於對外國而不是對本國提供援助。
在百年不遇的疫情肆虐之際,跟對民眾提供直接援助的世界各主要經濟體相比,中國政府熱心外援、對內吝嗇、拒絕對民眾提供直接援助的做法,不但引來中國國外觀察家們的議論紛紛,也引起國內公眾的抱怨。
一些觀察家認為,在禁止“妄議中央”、違者後果難料的當今中國,中國公眾的抱怨和憤怒沒有任何一家媒體願意或敢於報導,但這些被官方媒體忽視的抱怨聲顯然是足夠大,以至於引起了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旗下的小報《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的反應。
1月28日,胡錫進通過新浪微博發帖說:“(新冠狀疫情造成的經濟)損失的表現會是多方面的,其中之一就是一些物價會上漲,還可能有普遍通脹。我相信世界大部分地方都會這樣,中國去年GDP不管怎麼說還是正增長,肯定有很多國家的情況比中國糟得多。有的國家給每個人發錢,但那屬於哄大家,都發錢就基本等於都不發錢。”
胡錫進的這一微博觸及了當今中國的一個禁忌話題,這就是,有其他國家給遭受疫情之災的民眾提供直接援助。中共當局以及當局掌控的媒體自疫情發生以來刻意迴避的這一話題因此,胡錫進的微博貼在中國網民當中激起強烈的反應和反響。
眾多的網民抨擊胡錫進明顯是在講歪理,有人反駁他道:“都要求納稅基本等於都要求不納稅?都要求愛國基本等於都要求不愛國?都要求配合防疫等於要求都不配合?”
中國退休的資深記者高瑜則表示,胡錫進的說法顯然是一種高高在上不管人民死活的說法;對中國眾多因疫情而喪失生計吃喝無著的百姓來說,能得到千把塊錢的人民幣直接援助明顯是十分必要也是十分迫切的。
高瑜說:“都是救命的錢。對富人來講,連錦上添花都不算。現在(中國的權貴富豪)他們都是多大的款吶。幾十億,上百億,上千億,是不是?他們哪需要千把塊錢的救助款吶。但是,對窮人家就是救命錢。尤其是在疫情期間,絕對是雪中送炭。”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說,很令人遺憾的是,胡錫進被許多中國人認為就是中共當局的鷹犬,總是替中共最高當局衝鋒陷陣,替當局說當局自己不好意思直接說出的話;不要給民眾提供直接救災援助這種話正是當局不好意思說的,所以胡錫進說了;但胡錫進所說的話有一些可以騙人的成分,因此需要認真對待。
謝田教授說:“他(胡錫進)實際上是在盜用一些國家的普遍收入(universal income)的理論。在正常的國家,正常的時候,假如給每一個人都發錢,所有的人收入都增長,物價也會上漲,出現通貨膨脹,跟沒發錢一樣。在正常的國家,沒有瘟疫造成的停工,在全員就業的情況下,普遍發錢會有這個可能。”
謝田教授指出,胡錫進顯然是在玩魚目混珠的騙人把戲。他說:“中國現在的情況不是全員就業,中國的產業鏈轉移外移,導致企業下崗工人增多。我看到一個最新的統計,中國有一億兩千萬人失業。在這種情況下,在根本就不是全員就業和經濟正常發展的情況下,瘟疫造成一億兩千萬人完全失業,他們的儲蓄慢慢消耗殆盡,在這個時候給他們發錢是非常必要的。”
在謝田教授看來,胡錫進所玩的另一個忽悠人的騙人把戲是暗示發達國家和民主政體對民眾的援助是盲目的、普遍撒胡椒面式的援助,但發達國家和民主政體根本就不是胡錫進所暗示的那種傻瓜,而是從特定目標考慮設計和執行針對民眾的直接經濟援助,其目標的宗旨是救助最需要的救助的人和企業。
台灣在這方面的做法被謝田教授認為是屬於最好的。他說:“台灣中華民國政府知道,要是發錢很多人可能就存起來。台灣需要發錢幫助人民,也需要幫助小企業,幫助商業。假如發了錢人們把錢存起來,那些小商業企業也不到。台灣就發購物券,消費券,這樣既救助了窮人,又幫助了小企業。我覺得台灣做的是最好的。”
與此同時,在美國,自疫情發生以來,美國聯邦政府已經兩次直接給社會大眾發放救濟款,兩次直接現金救濟款發放都是有針對性地以救助低收入者為首要救濟目標。
以最近的一次即去年12月發放現金救助為例。美國政府的發放標準是:調整後總收入低於每年15萬美元的夫妻可以得到1200美元的救濟款,然後隨著收入的提升可以得到的救濟款數額逐漸降低,調整後總收入高於每年17.4萬美元的夫妻可以得到的救濟款降低為零。婚姻夫妻還可以每有一個17歲以下的孩子再額外得到600美元的救濟款。
中國國內外的一些觀察家認為,過去的20多年裡,胡錫進和他主編的《環球時報》常常說出一些中共當局輿論管制部門禁止中國國內其他媒體碰觸的禁忌話題,從而給中國公眾打開了一點表達自由的縫隙。在疫情期間政府是否應當向民眾提供直接援助的問題上,胡錫進的言論顯然也是發揮了這種作用,使民眾得以藉著批駁他的機會間接地抨擊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不管困難群眾死活。
在胡錫進發表其他國家給民眾發錢基本等於沒發錢的說法之後,成千上萬的網民發出強烈的抨擊,導致中共網管當局不得不採取緊急措施封殺網民的諷刺和抨擊。被中共網管當局封殺刪除的網民意見包括:
——胡錫進說,有些國家給老百姓都發錢,那是哄大家,都發錢等於沒有發錢。誰能告訴我這胡說的邏輯,為什麼都發錢等於都不發錢?我倒沒建議都發錢,我建議給困難群眾發錢,畢竟疫情對他們的影響很大。但這不等於說都發錢的國家就是哄大家,都發錢就等於不發錢。胡說到這個程度,基本等於找不到臉了。
——其實財政平衡的話,每個人發1000,就需要加稅,一般還是加在收入高的行業和人群身上的,其實還是劫富濟貧的,老胡應該支持才對......
——寫文案睡不著,就有看到胡錫進說,給全民發1000塊等於不發錢,這是對經濟系統理解有誤。基於商業銀行貸款的現代貨幣體系,通貨膨脹幾乎是一直存在的。在平時,增發的大量貨幣通過貸款,從金融體系上層往下流,最後以工資的形式,流動到每個普通人手中。有能力借到最多錢的金融體系上層最先拿到新錢,上層先花,通貨膨脹帶來的貶值對他們幾乎沒有損傷。隨著新錢往下流動,市場價格隨之發生變化,最後拿到新錢的普通人,迎接最大的價格漲幅,承受最大的貶值損失。給全民發1000塊錢,和通脹反其道而行,相當於一次性給所有人新錢,此時,市場價格的滯後性仍然存在,民眾可以拿著錢去採購他們想要的東西。對生產者來說,部分利益相關產品的銷量上升,而那些生產利益不相關產品的企業,將承受印錢的損失。給所有人發1000塊錢,是在金融系統上下層層面上,公平性得到最大保證的一次通脹,是基於貧富差距的公平主義。
鑑於其他主要經濟體對民眾直接援助的必要性和有效性有目共睹,鑑於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的民眾迫切需要政府的直接援助,中國政府為什麼要拒絕給民眾提供援助呢?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表示,習近平掌控下的中共當局的這種做法並不是出自一時的怪癖或怪招,而是由中共政權一以貫之的本性所決定的。他說:“中共掌權70多年到今天,它從來沒有給老百姓發過錢。它只是吞噬人民的財富,從來沒有把吞噬的錢吐出來。我看它今後也不會這麼作。”

详情

常德圣地国际水会服务吗 Copyright © 2020

茶馆儿交友app 常德桥南足浴按摩 包头卫校女孩子一次多少钱 常州可以大活的spa湖塘 成都足浴店
成都耍的工作室 成都花茶铺体验雪儿 成都喝茶资源群 常德名尊spa会所 常德桥南足浴按摩